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漂亮的她[快穿]_ 33|一更-

时间:2021-01-07 13:2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耿灿灿小说漂亮的她[快穿] 33|一更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今日的晨曦来得格外早, 鲤红点缀鱼肚白,日光自窗棂照进来。绿玉步伐轻快, 来至拔步床前, 伺候言婉穿戴。

    “成了。”

    言婉刚睡醒, 今日比平时起得早些, 她止不住地打哈欠, 一副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懒懒样, 问:“屋里的香, 都清理干净了吗?”

    绿玉弯腰替言婉穿鞋,笑道:“我做事, 姑娘还不放心吗,那两人颠龙倒凤后呼呼大睡,就连屋里偷溜了个人进去都未察觉。”

    言婉起身走至妆台,拣了根白玉响铃簪戴上, 粉黛未施却映若朝霞,她望着铜镜中的自己,嘴角荡起一抹笑意,虽睡意未褪,但心情甚好, “绿玉, 我这副模样,像不像殷切思念情郎的痴心女子?”

    说完, 她回头一蹙眉,抚着心口, 神情瞬间转换成哀思断肠。

    绿玉笑道:“像极了。”

    言婉轻挪莲步,朝门外而去,“走,我们到园子里逛逛去。”

    做美梦的滋味有多奇妙,没人比祁王更清楚。他在睡中,嘴角都噙着笑,梦见自己正与言婉共赴巫山**。她的身子软得很,他怎么也爱不够,拥着她在怀里,一遍遍亲,一遍遍吻。

    正是美梦当头,忽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他从梦中拉回。

    “王爷,是我,阿婉。”

    祁王侧身睡在床靠外的一边,睁开眼,不太清醒,整个人仍然沉浸在美梦中,依稀听见“阿婉”两字,望见窗外晨雾未散,心想,她这个点就急着来探他了。

    祁王懵懵懂懂从床上起来,鞋都没穿,来不及探查周围,将门打开一看,果然是阿婉。

    言婉低垂眉眼,羞羞笑道:“半夜醒来,想起王爷,辗转难眠,好不容易等到天亮,想着趁大家尚在梦中,过来瞧一眼王爷。”

    祁王心生欢喜,瞧见她女儿媚态,当即就要上前牵她的手,兴奋的情绪冲淡所有困意,电光火石间,他忽地想起什么来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昨夜,他明明搂着阿婉入睡的,她不该出现在屋外,而是在屋内才对。

    难道,昨晚的事,只是一个梦吗?祁王慌张起来,不对,昨晚女子的温软与嘤咛,历历在目,真实的很,不可能是个梦。

    言婉轻柔出声:“王爷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屋内传来另一个女子的声音:“王爷,你在和谁说话?”

    祁王动作僵硬地回过头,他刚躺过的红木大床,一个女子正半坐在上面,穿着肚兜与亵裤,长发散落,满身吻痕。

    他这时总算看清楚屋内的景象,散落一地的衣衫,倒了一边的摇椅,铺了锦衣的书案,就连窗台上都挂着女子的纱衣,可见昨夜的春事有多激烈。

    祁王下意识转身挡住言婉的视线,嘴唇颤抖,大脑一片空白,“阿婉,你过会再来找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想要掩饰,但偏偏有人不让他如愿。

    言瑛从床上下来,“我以为是谁,原来是四姐姐。”

    自从她昨夜被祁王搂在怀里那一刻起,她就没打算掩饰自己的心思。她不怕被人瞧见她和祁王行过苟且之事,事实上,就算言婉不来,她也会拖到有人撞破为止。

    她不管自己会被人如何看待,府里的姐妹们又会因此受到怎样的牵连,她只想要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她要嫁给祁王,要入王府。言瑛过去十几年缺失的聪明才智忽地一口气全回来了。她知道,攀上祁王,是她最好的出路。

    言瑛彻底豁出去,从后面抱住祁王,“王爷,昨夜我们已有夫妻之实,阿瑛的身子给了你,除了你,阿瑛再也不能嫁第二个男子。”

    祁王几近癫狂,狠狠将言瑛推开,吼道:“昨夜来我屋里的,明明是阿婉,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言瑛伏在地上,泣不成声:“明明是王爷将我拖进屋里的,搂着抱着,说心悦我已久,还说一定会娶阿瑛过门,阿瑛想逃,无奈力气太小,实在拗不过,只好从了王爷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话,一边有意露出肌肤上青青紫紫的痕迹,语气一转,哭声里含了得意,看向言婉:“四姐姐,你可得替阿瑛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言瑛大声嚷着,恨不得将所有人都招过来,祁王疯了一样捂住她的嘴,“闭嘴!你闭嘴!”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我当真是看错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祁王抬眸一看,屋门口,言婉正伤心落泪,比起言瑛的嚎啕大哭,言婉哭得梨花带雨,绝望哀切,看得人心都揉碎。

    少女痛苦地捂住心口,“什么始终如一,什么用余生证明,原来都是骗人的假话。”她眸中水光点点,黛眉紧蹙,无情地指责他:“你既喜欢我六妹,何苦又来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祁王快要被逼疯。眼见他就要和心中佳人双宿双飞琴瑟和鸣,却猛地被人搅合,还安上了一个奸淫的罪名,当场被佳人抓奸,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    “阿婉,你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言瑛抱住他的腿,“解释什么,有什么好解释的,你毁了我的清白,就得娶我。”

    祁王怒吼:“我没有!我贺灵均与人欢好,从不用强,但凡与我欢爱的女子,哪个不是心甘情愿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祁王怔住,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将老底掀出来,他呆呆地望向少女,“阿婉,不是这样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哭得眼睛都肿了,“我明白了,你的深情,果然全是装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祁王浑身上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是和许多女子欢爱过没错,可他从未爱过她们,她们只是他的发泄工具而已,遇到言婉,他才真正将心交出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彻底失去理智,跪在地上问少女:“我要怎样做,你才肯相信我?”

    少女哭着摇头,“你是个采花贼,我如何能相信你!”

    言瑛在后面附和:“对,就是个采花贼。可是没关系,王爷,我愿意嫁你。”

    祁王气血冲头,无数种声音在耳边交织,忽地他直直地站起来,疯了一样扑向言瑛,往死里掐她,“都是你的错,你为何要来我屋里,肯定是你设计陷害我,我就是做太监,也不会娶你!”

    言瑛吓得花容失色,试图推开祁王,可是祁王的力气太大,她压根无法还击。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救命啊……”她先是看向祁王,希望他能清醒点,可是他已经完全魔怔,平时斯文翩翩的人,褪下伪装,百无禁忌。

    言瑛往屋门的方向伸出手,“四姐……”

    她本以为会看到言婉惊慌失措的样子,却只看到言婉淡定自若的模样。言婉脸上还挂着泪,可是她的眼里全无刚才显露的悲伤绝望。

    津津有味。言婉正津津有味地扫向她,目光饶有兴趣,仿佛在看什么好玩的事。

    言瑛瞪大眼,细瘦的脖颈卡在祁王手里。祁王想要置她于死地,他也真的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言瑛短暂的王妃梦尚未启程,就已经消失,连带着她的生命一起,散在风里。在言瑛窒息的最后一刻,她望见少女离去的身影,轻快愉悦,嘴里哼着小调。

    小调的旋律言瑛很熟悉,每次她欺负言婉,就会唱起童谣,以至于言婉一听到童谣就会瑟瑟发抖。而现在,她却被埋葬在自己的童谣里。

    祁王在言家园林杀人的事很快传遍安城。那日赴宴留宿的人回忆起当时情景,说:“祁王跟个疯子一样冲出言府,言家的人推开房门一看,六姑娘躺在地上,衣衫不整,脖子已经被扭断,死状极其凄惨。”

    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更何况,祁王杀的,还是言家的姑娘。在言府行凶,杀言喻之的妹妹,无论哪一点,都够他死一万次。

    祁王被打入天牢贬为庶人,入天牢的时候,据传人已经疯了,不知道从哪里得了匕首,挥刀自宫,整日喃喃念叨:“阿婉,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,你得信我。”

    言喻之听闻后,立刻派人拔掉祁王舌头,下令不准任何人提及祁王示好言婉的事。

    府里出了命案,言喻之每日提早回府,担心言婉害怕,夜里守着她睡。

    少女披着衣服躺他腿上,再无过去的忌讳,一双手软软地圈住他,听他柔声哄她:“阿婉不怕,有兄长在,就算是厉鬼也不敢近身。”

    他大概是以为她阖眼睡着了,伸手抚摸她的乌发,叹道:“你讨厌谁,跟兄长说一声便是,何必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少女依旧假寐。

    言喻之低头拨开她额前的碎发,吻了吻,“无论你怎样,兄长都会护着你。兄长早就说过,就算你杀掉所有的人,也不会怪你,你怎么就算不肯信兄长呢。”

    他的唇印上去,自她的眉眼缓缓滑过,最终落在她的唇间。

    香软啊。她从里到外都是甜的。他的阿婉,果真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物。

    他亲了第一下,还想亲第二下,吻着吻着,整个人情迷意乱,根本停不下来,也不想停下来。

    忽地少女从梦中醒来,睡眼惺忪,推他:“兄长……你在做什么……弄得阿婉好难受啊……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